宝马线上1211mg电子

智能机器人 无障碍浏览 高级搜索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文化厅 > 文旅要闻 > 他山之石> 剧目评论

我与《我之眼》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发布时间: 2019-08-12 08:51:26 撰稿人: 浏览次数:815

分享:



   

1988年的初冬,我出生在内蒙古鄂尔多斯达拉特旗的一个小村庄里。我自幼喜欢画画,大概11岁的时候开始了绘画的专业训练,这一画就是20年,我是那种喜欢上一件事情可以持之以恒的人,不太能迅速接受新的东西,因此,怀旧也就成了我生活中的主旋律。我平时总是喜欢抽出一点时间安静地思考,我不太 清楚这种状态是绘画带给我的还是我要带给绘画的。

2018年暑假,我一直待在北京的“正艺术”工作室画画,画了很多作品出来,如《咸鱼》系列及《我之眼》等。《咸鱼》系列最初是从我的静物画里延续或者是抽离出来的创作思路。我一直保持着对静物写生的习惯,经常创作一些小品来抒发内心的小情绪,并从中体会物体的独立性。我喜欢不紧不慢的绘画节奏,从而细细品味每个物体的不同,哪怕仅仅是一颗苹果也能带给我无尽的遐想。人们总说,在画面当中物体与物体之间是相互联系的,我觉得不完全是这样,从我的绘画风格上就可以看得出来。我把独立的咸鱼和独立的石榴运用写实手法放在一个毫无现实空间的独立背景里面,在观者看来它们之间已经存在了必然的联系,这种尝试让我失去了对画面表达上的单一控制,但同时也拥有了对最终画面解读的无限可能。我大胆尝试用毫无关联的物体组合来营造画面氛围,以写实手法来表现画面里物体的独立性,从而达到内心所想的最终表达。这种思路打破了我以往的创作方式,让我屡试不爽。

2011年,我萌发了对画面空间的冥想,为什么说是冥想呢?因为对焦点透视的学习始终无法满足我在画面上对空间的诠释,那种在大脑里难以转变的惯性透视关系让我一直处在一个抽象的矛盾里,2011年的毕业创作《愤怒与无奈》是我第一幅实验作品,时隔7年在我的房间里找到灵感,通过速写的形式记录下来,于是有了《我之眼》。我尝试打破常规的透视习惯,把整个空间几乎全部放到了第一人称的视角里,为了空间不被压缩,我的视角几乎被推出了三维空间以外的区域。本意还是想让“我”置身于此空间里,就是想让那种孤独感弥漫在不经意之间。我把画面处理得干净整洁、色彩柔和,好像已经做好了迎接美好爱情的准备,但空间里的每一个物体无一不是在诠释着孤独,好像每一个美好愿望的背后都会有一个令人窒息真相,我们又都好像是穿插在两者之间的人。这张画同样也是以写实手法来表现的,写实一直是我最钟爱的表现方式,这张画则是我在绘画当中一个全新的打开方式。

很多人建议我去寻找自己的固定风格,或者集中一个方向,可是在我看来觉得意义并不大,有个人风格固然是好事,但并不一定适合每一个人,我只是觉得我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需要追寻的东西太多,需要思考的东西太多,顺其自然去面对自己,也是对热爱绘画的自己保留最后的纯真。


相关新闻